治鼻敏感中藥噴劑 助攻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仍未有減退之勢,人人自危。雖然各國正不斷努力研發藥物和疫苗,但至今還沒有肯定有效的預防或治療方法。治療方面,似乎中、西醫結合方案在中國顯示有優勢,不過仍未能全面為國際社會認受。


近日,筆者獲悉至少有兩個與新冠肺炎感染有關的病案,患者和其緊密接觸者據報由於不斷使用一款治療鼻敏感的外用中藥(在香港出售,本文稱之為ARND),結果患者病情迅速得到改善,緊密接觸者並未受到感染。個案病情簡述如下:

  1. 一位六十多歲女士甲(患高血壓及糖尿病)數月前與友人飯聚,其後有參加者確診患新冠肺炎。甲自行到醫院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亦被確診,但醫院無床位,要在家中隔離等候。她聯絡藥廠取得ARND,每天使用多次。該月月底被安排入院,肺部出現肺炎癥狀,首兩天未服西藥,只噴多次ARND。入院兩天後接受抗生素等藥物治療,每天仍使用ARND 5次,直至翌月初被告知身體已產生抗體,翌日出院。住院9天期間每天都用ARND噴鼻5次。

同一群組有另一家庭的乙和患喉癌的丈夫丙(同屬與甲同住的家人),乙於甲確診數日後出現發燒、腹瀉等症狀,翌日與確診新冠肺炎的甲一起入住公立醫院,確診受感染,留院治療。她和甲自發病前起每天用ARND噴鼻幾次,入院翌日出現肺炎癥狀,開始接受治療,留院期間每天用ARND幾次。翌月初身體出現抗體,幾天後出院。丙自乙確診前大半個月已開始每天用ARND幾次,在該月底乙覺不適當天他即時檢測新冠肺炎,但檢測瓶沒有完全封口,被要求重新檢測,幾天後交了樣本一直沒有電話通知,直至翌月中旬才接到沒有確診報告。

  1. 丁是甲之好友,亦有參加這次聚會,丁太太戊沒有參加,幾日後丁出現發燒及類似中暑症狀,其後確診患新冠肺炎,家中除了戊,也有其他人確診。戊一直照顧丁,但她因患鼻敏感,長期使用ARND,所以她認為是ARND令她不被感染。

上述事件令筆者對ARND突然「再」感興趣。事緣早於2010年,筆者與包括香港註冊內科醫生、化驗師和英國Wolverhampton大學的藥物學教授組成研究團隊,對ARND治療鼻敏感的效果進行臨床研究,在國際醫學期刋發表了研究報告(S.H. Chui, S.L. Shek, M.Y. Fong, Y.T. Szeto, K. Chan.  A panel study to evaluate quality of life assessments in patients suffering from allergic rhinitis after treatment with a Chinese herbal nasal drop.  Phytotherapy Research 24: 609 – 613 (2010))。

該篇中文譯名為「過敏性鼻炎患者使用中藥鼻腔噴霧治療後之生活質量評估」的研究內容和結果簡報如下:

背景:過敏性鼻炎(鼻敏感)經常對生活質素產生明顯損害。鼻敏感發作時經西藥治療後容易出現各種副作用,如疲倦、嗜睡、身體不適和情緒受挫等。一般認為使用中草藥或複方中藥治療鼻敏感副作用較少。是次研究目的是透過應用中華生活質量量表(CHQOL)來評估全年性過敏性鼻炎患者經鼻腔噴霧劑 ¾¾ 「ARND」 治療後,生存質量有否改善。

方法:這研究採用雙盲、交叉、安慰劑對照研究方法,先將35例全年性過敏性鼻炎患者隨機分為兩組。A組(20人)先用2週「ARND」治療(每天噴五次,每次直接噴入每個鼻腔兩次),緊接3週洗脫期,及後再用2週安慰劑;B組(15人)則先用安慰劑2週,並在3週洗脫期後用「ARND」。期間有註冊中醫及內科專科醫生定期(隔2或3週)監察測試者。每次臨床觀察均記錄測試者的臨床症狀評分(CSS)及應用CHQOL作生活質量分析。「ARND」由中藥組成,包括鵝不食草23%、薄荷16%、白芍16%、黃芩10%、桔梗6%、甘草6%、金銀花5%、大棗5%、防風5%、黃連4%、陳皮4%。

結果:在使用「ARND」治療後,兩組的CSS均有下降,表示症狀得以緩解,而使用安慰劑後評分並沒有明顯改變。在生活質量方面,A組用「ARND」治療後面色及睡眠質素均有顯著改善(兩者的P值<0.05),B組則不論在食慾及消化功能(P=0.01)或快樂程度(P<0.05)均有明顯改善,但用安慰劑後,兩組在各生活質量的領域及層面均無顯著差異。

很多香港人有鼻敏感

當把兩組按用藥期(A組為首兩週而B組為最後兩週),或安慰劑期(A組為最後兩週而B組為首兩週)合併比較後,全部35例於用藥後的面色及睡眠質素比用藥前均有明顯改善(兩者P值均<0.05),而於使用安慰劑後並無此種明顯變化。

結論:「ARND」治療全年性過敏性鼻炎可能通過緩解症狀及提升生活質量而發揮療效。此外, CHQOL似乎更適用於中醫藥臨床研究,以評估生活質量。

ARND中的主藥鵝不食草是鼻科要藥,味辛性溫,歸肺經,有發散風寒、通鼻竅、止咳等作用,對鼻塞、鼻炎、鼻敏感引起的流涕有特效;薄荷疏散風熱;白芍斂陰、柔肝止痛,並能制約鵝不食草的辛燥;防風解表驅風,有抗過敏作用;金銀花、黃芩、黃連清熱解毒;桔梗上浮入肺,與甘草及大棗同起佐使作用。全方外用噴鼻,對變態反應性鼻病有治療作用。

另一方面,當身體出現炎症反應時會活化一系列免疫細胞,適度的反應有利身體消除炎症,但過激的反應會引發細胞因子風暴,對身體有害(筆者在《解構防治新冠肺炎三藥方(上) ¾¾ 清肺排湯》文中曾論述),在上述個案中,筆者大膽作出下列假設:

1.受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由於不斷使用ARND,有可能及時抑制細胞因子風暴的出現,令病情迅速好轉。

2.部份密切接觸者由於及早使用ARND,對病毒產生抑制作用,以致免受感染。

至於真相是否如此,有待進一步的研究求證。

上述個案中受感染者及家人均認為ARND對他們的病情和免受感染有幫助。不過,相關個案數目太少,不能因此妄下結論。ARND生產商有見及此,已經和本地及國內的大學商討,搜集大數據,或會展開相關的臨床和藥理研究,希望有突破,為防治新冠肺炎帶來曙光。

小貼士

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出版的《中藥大辭典》中有記載用鵝不食草治療鼻炎的簡方:用乾鵝不食草研末(也可用濃縮藥粉),吸少許入鼻,每天2 至3次(也可用棉花棒沾少許藥末放入鼻孔);或用消毒棉球以生理鹽水 / 開水浸濕扭乾,放藥粉少許,包成細卷塞鼻,每日1次,每次20 至30分鐘。

註明:文章原刊於十一月號《信報財經月刊》,獲作者授權轉載。

作者崔紹漢博士

學貫中西,現為臨床生化顧問及香港註冊中醫師。早年獲香港中文大學臨床生化博士及香港浸會大學中醫學博士學位,並取得英國生物醫療科學學院高級院士、英國皇家化學學院高級院士,是認可化驗師及特許科學家。現任香港衞生護理專業人員協會會長及亞洲抗衰老協會會長。

鵝不食草是治療鼻敏感的主要中藥

 

發表評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